疏桐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倘若她睡去
我便是孤身一人

即便她也不属于我。

这是我选择紧握的理由”


更紧地攥着手里的美金

当我失去了唯一在乎的人
“这次是不是可以为了自己死去呢”
这想法再次被拾起

答题卡的背面
十四松的袖子真是迷.....自己甩大的吗hhhhh

我知道我们不合适,我也知道还有两万个人在世间的角落,我总会遇到合适的。但是我不想等了,我想拥抱你,就现在。
你在我眼前,两万人皆是虚无。

魂与使命没有尽头

东野圭吾的书【魂与使命的尽头】,最开始看的题目的时候实在是觉得中二。看完之后却觉得这本书当得起这么一个名字。

标准大团圆结局加上有良心的医生,护士,警察,甚至犯人以及爱,这种鸡汤式的文章本来是不被我偏爱的,小时候看过的无数心灵鸡汤没一个让我有波动。我沉迷be,无论是生死两隔还是相忘于江湖都够劲。但是最近的真实事件实在是让人胆寒,我急需暖胃暖心的鸡汤平衡可怕的现实。生活已经够糟心了,请至少在书中给我想要的结局吧!

我终于相信文学作品的力量。它让我重新相信人性,选择去信任素不相识的人。如果世界充满恶意,得知身边有着拼尽全力抢救病人的医生,明知会对自己职业生涯有不良影响也要找寻真相的警察也会让我稍微安心一点。我希望红黄蓝幼儿园事件中的遭到可怕对待的小孩子身边也有这样的人守护他们。也许收效甚微,但是知道有人为此努力已经是莫大的安慰。我们要依靠着这样的人,要努力成为这样的人。即使现状令人恐惧,只要还有这样的人在就有改变的希望,我们也就还有继续走下去的勇气。

人类需要使命来约束,需要魂来指引方向。我曾认为人性本恶,但现在我选择相信善良不会被淹没。

一起加油吧,生活会好的。

一首歌的时间 2

很短很短的后续
持续神经病
ooc
真正的德拉科·马尔福才不是这样呢



潘西叹口气:“德拉科,我真是理解不了你清奇的脑回路。说实话你上次折纸鹤给波特传纸条,所有的斯莱特林女生几乎都以为你是要告白,听我说完德拉科,别急着辩解好吗,要不是你那双眼睛天天黏在波特身上,恐怕早就注意到咱们院妹子的暧昧眼神了...我想说的是为什么你用这么浪漫的方式挑衅却用,抱歉,狗屎一样的方式告白!?”
德拉科若有所思,甚至没有反驳“狗屎”这个在他看来显然任何时候都不太适合自己的形容词。
 
当天的魔药课。
马尔福再次飞鹤传书。
潘西和扎比尼对视一眼,赞许的点头。虽然不是新颖的方法,至少也在可控范围内。
波特瞪了马尔福一眼,但是还是伸手接住了纸鹤,斯莱特林众人松了口气。

波特打开纸鹤。

波特捏扁了纸鹤。

波特看起来非常想打人。

斯莱特林众人:???转头看马尔福。
马尔福看起来好像被问号淹没,他转头问潘西:“你行不行啊?波特看起来好像比上次还要生气啊?”
潘西:“....那么德拉科,你在纸条上写了什么。”

“.....请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潘西:“.......”这个智障怕是不配拥有我的嘲讽哦。

一首歌的时间

周董给的脑洞
无厘头
ooc





“波特!”熟悉的烦人的音色在身后响起。
烦人精德拉科·马尔福,一天不找麻烦浑身不得劲。
哈利·波特叹了口气,皱眉头转身看着缓缓走来的德拉科·马尔福。
阳光很好,映在浅金头发少年的眼中就像映在微微波动的清澈湖底。空气中有静静飞舞的稀疏灰尘。
但是哈利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正在紧张地思索所有可能被马尔福拿来嘲讽自己的方方面面,然后设法找出对策狠狠怼回去。
今天早上起的略晚,头发没梳...不过鉴于这个星期马尔福已经以鸟类家暴现场般的鸟窝、在巨怪理发店里设计的最流行发型等天马行空的比喻嘲讽了他四次,哈利认为他短时间内还创造不出来新的足够新颖又有冲击力的说法。
哈利低头看看自己的袍子,呃...领子歪着的,赶紧扯扯...但是衣服上的皱褶恐怕是真的没辙...该死的马尔福衣服总是平整的像新的一样,头发也总是整整齐齐还金闪闪的...也许借此挖苦他娘兮兮的像个姑娘是个好主意...
鞋...有点脏....从禁林回来后还没洗....有几块明显的泥污....哈利想象马尔福尖酸的语气:波特,你那鞋上粘的是臭大粪还是别的什么?嗯?

五分钟后。
预期的尖酸刻薄仍没出现,难道今天的嘲讽规划就是看着死对头愣愣地犯够五分钟的傻?从互相抛毁容恶咒的脑补中回过神来的哈利诧异地看着仍然站在五步之外的马尔福。
五分钟了,这人不仅一句话没说,连地方都没挪。
而且表情僵硬,连眼珠都不转,活像被施了石化咒。
搞什么幺蛾子。
哈利仔细思索了一下自己到底有没有真的在臆想地时候“不小心”使出什么咒语,确认后他莫名其妙地扫了眼扎根似的马尔福,准备转身走开。谁那么闲,陪马大少爷站这儿晒太阳,他还要去上课呢。
然后就听见身后又一句“别走!”
???不说话还不让人走了?今天的马尔福是有病还是吃错药了!哈利烦躁地闹了挠杂草一样的头发,突然有点怀念平时烦死人不偿命的傲慢大垃圾马尔福。
“神经病马尔福有病滚去医疗翼少来烦我!”
头也没回地喊完这一句哈利才觉得心里舒服了点,赶紧迈着大步脱离格外智障的马尔福的势力范围。
显然还是不够快,背后吼出一句“请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路过的低年级拉文克劳吓掉了怀里抱着的书,抖着手捡了三次后赶紧贴着墙根溜了。他那表情显然表明如果第四次再捡不起来就算书不要了也要赶紧走人,尤其是发现救世主和斯莱特林头目都略带狰狞表情盯着他的时候。

然后他俩互相对瞪。
哈利:“.....哦。”这货什么新套路。应该提防,但是脑子已经不转圈了。
马尔福:“.....啊?”
哈利:“.....”多半是傻了,不用提防。“咳,你刚刚说要唱歌。”
马尔福表情有一瞬间空白。
然后他轻启朱唇,

唱起来【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确诊:神经病。治疗方案:没治了,滚回家,越快越好谢谢。
哈利气呼呼地翻个白眼“滚远点马尔福!”重新把书包甩到背上果断地扭头走人,没理背后有点着急的 “诶!诶!”的叫唤声。和这白痴一起站在走廊里将近十分钟绝对能在他干过的傻事里排到前十。X嘴里吐不出象牙,他马尔福嘴里没吐过一句好话。X改不了吃X,他马尔福一天不找格兰芬多的事简直比太阳从北边升起还稀奇。

“出来吧,潘西,还想躲到什么时候。”
德拉科看着走过拐角的显然是没可能再回来的瘦削背影,尽量平静地说。
不太成功,他没法控制自己的脸不发红。
转过头毫不意外地看到笑得说不出话的潘西和扶着墙笑道颤抖的扎比尼从转角走出来。

德拉科看着他俩笑了五分钟。
跟五分钟过不去了今天。

一个格兰芬多过去了。
估计明天斯莱特林全疯了的传闻就得遍布整个霍格沃茨。

“笑够没。”德拉科努力端架子。
“没。”潘西挺诚实,旁边扎比尼恐怕还得再缓缓才能重新获得说话的能力。

“德拉科,你刚刚是在干嘛。”
“别不说话嘛,我们可是你最好的朋友,来,告诉我你是咋想的。”然后两人爆发出新一轮的大笑。
能不能完了!

“行了行了行了!听不听!”德拉科刚刚缓解一点的尴尬又冉冉升起,至于不至于! 笑这么长时间不缺氧吗!
德拉科清清嗓子 “其实我...呃....”
“喜欢波特,对吧?行了德拉科别那样瞪着我。”潘西不耐烦地撩了一下头发“你表现得已经足够明显了好吗!恐怕整个霍格沃茨只有波特那个一根筋和他旁边那个双商堪忧的红毛鼹鼠没发现了。”察觉到德拉科眼神变得惊恐,潘西叹口气,不情不愿地说“好了好了这只是个夸张手法!夸张!好吗!梅林的胡子拜托了德拉科你能不能正常一点!”
“所以我刚刚是不是...搞砸了?”
“梅林!德拉科!你就没有点自知之明么!你去问问波特!问问他认为你刚刚到底在干嘛!你居然还好意思问啊!我就没见过这么引战的告白方式好吗!”潘西叹了口气,“德拉科,你出门没带脑子的么?”
“........扎比尼,你上次不是说告白的时候要选一个浪漫一点的开场白..别笑了!”
扎比尼差点憋得背过气去“德拉科,我实在想不通,你的开场白, 和浪漫,以及告白,哪有一丁点联系。顺便,在我和低年级小朋友们传授经验的时候你装作挺认真地读书其实听得一字不落?”
“.........”
“那么尊敬的马尔福先生,请你告诉我,我什么时候教过我的徒弟们向格兰芬多的救世主告白的时候,唱一曲动人心弦的【韦斯莱是我们的王】事半功倍?德拉科,你脑子进水了吗?嗯?”
德拉科好像刚回过神来“...一首歌的时间!那只是个比喻!来自东方的浪漫说法!我又不是真的要唱歌!波特那个四分之一巨怪血统的白痴用那双该死的腌蛤蟆一样的绿眼睛盯着我搞得我脑子空白!然后他让我唱歌!我只能想起来那首歌!该死的梅林的袜子!为什么就想不起来唱别的歌!该死的!”
“好啦德拉科,我想你也不必过于懊丧”潘西温和地说“毕竟以你几乎为零的歌唱天赋和让人感到懊恼的对音准的把握程度,无论唱什么歌波特都会认为你在挑衅。”
“......”

今天的德拉科·马尔福也在不懈地研究如何让波特接受自己的告白。

今天的救世主也在毫不气馁的研究马尔福到底在搞什么鬼。





无疾而终

刚刚忘了说的
ooc
无逻辑
...我对不起金妮....

然后我又添了结尾....
这回是真的有结尾了!
虽然可能大家也不很在意啦~
----—------------------------------------

【哈利】
哈利·波特站在牧师身旁看着他的新娘向他走来。
 
一步、两步、三步。
 
阳光透过教堂彩色的玻璃投射到地上,投射到新娘的白色婚纱上。
 
他看到他的新娘,美丽的红发姑娘,圣洁的白纱将她映衬得熠熠生光。她看着他,热烈的目光中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和真诚的爱意。过去的苦难悲伤没有那么轻易地消散,她的脸上带着憔悴,但奇妙的是这越发使她显得顾盼生辉,那是不可忽视的,坚强的美。

他看到瘦高的红发男孩,他最好的哥们儿用目光祝福他和自己的妹妹。你到底没让我失望,他用目光诉说。

他看到善良的矮胖红发夫人喜极而泣,她的丈夫一边小声安慰一边带着愉悦而稍显尴尬的笑容看着自己。

他看到笨拙但让人感到安心的男孩和身旁看起来好似时时刻刻神游天外的金发女孩开心地说着什么,他已经不再炸掉坩锅了,但他还是那个自己所熟知的朋友。

这是最好的决定。哈利反复告诉自己,每个人都需要这样的一场哈利·波特和金妮·韦斯莱的婚礼来冲淡大战后失去亲人朋友的悲哀。每个人都会为此感到开心,救世主哈利·波特一切都结束后和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自己的前女友复合,低调地在麻瓜教堂举行婚礼,从此过上幸福平静的生活。他反复说服自己,努力不看褐发女巫显得担忧的眼神。
 
“哈利,你不开心。”前一晚的单身派对上,赫敏对着脸上反射五颜六色灯光的哈利说。

“哦,怎么会,我...我很开心,赫敏。我想就算是以高智商著称的格兰杰小姐也会有判断失误的时候,哈哈”

显然想用干笑和拙劣的玩笑话做所谓的掩饰实在不切实际,赫敏眼中的担忧更深了 “哈利,我想也许我们可以考虑婚礼延期,和金妮商量一下,她一定会...”

“不用,不。”哈,这次敏锐的赫敏也猜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啊。这和婚礼延期没关系。和延期没关系。
 “我去下洗手间。”哈利起身离开,故意忽视了赫敏的欲言又止。

哈利靠在隔间的墙上,安静地叹气。他和整个单身派对的气氛格格不入,更别提他其实是派对主角这事儿。这一点都不格兰芬多,但是没办法。
 
他想着走出法庭的马尔福。淡金色的发丝反射炫目的阳光。他垂着眼帘轻声说:谢谢。脊背依旧是挺直的,头颅却微微低垂。

之后是静默。哈利觉得自己应该说什么,但是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无论是作为小打小闹,互相看不惯的宿敌,还是后来分属不同阵营,中间隔着家仇国恨的救世主和食死徒。

即使是作为他的辩护人刚刚救了他,马尔福看起来并不很在意。

哈利突然想念让人厌烦的傲慢语调,鼻孔朝天目光向下的欠揍表情,平整的没有一丝褶皱的高级面料巫师袍,以及...
执山楂木搅拌魔药的修长手指,把纸鹤吹来时微微下垂的金色睫毛,切割煎过头的牛排的牛排时嫌弃皱起的鼻子,清澈的灰蓝色眼睛。
 
 
他在想马尔福。
这不是一个快要结婚的格兰芬多应该做的事。
但是控制不了。
没法控制。
 
 
“我将和金妮韦斯莱结婚,三天后。”这句话大概不是个好的选择,他看到马尔福僵了僵,继而微微抬头“那么恭喜。”
“我准备离开英国,和阿斯托利亚一起。”
“那么多保重。”
“你也。”
 
牧师有双灰蓝色的眼睛,令人不愉快的巧合。
他看着那双眼睛“我愿意。”
 
 
【德拉科】
德拉科站在教堂门外听着管风琴奏响。
教堂尽头的波特看起来很开心,猜的。

那么远,谁能看清。
看不清也知道他那头黑毛估计还是支棱得东倒西歪。
泥巴种有没有设法把他那总是脏兮兮的镜片清理干净呢。
 
又关我什么事。
 
一直以来他们的距离不曾缩进半分。

傻宝宝波特也要结婚了啊。和韦斯莱家的红发小妞。
终于要过上他梦寐以求的被红发穷鬼包围的生活了。
那么就...祝他幸福吧。
 
德拉科听到掌声,不是特别响,波特和韦斯莱大概只邀请了亲人和朋友,还不包括波特的亲人。但是还是开心的掌声,其中夹杂着也许是剩下的那个红毛双胞胎之一发出的口哨声。
 
啧,噪音。

他们应该是交换了戒指,然后吻在了一起。
有韦斯莱的庆典格调不会太高。啧。
 
德拉科转身离开了。
 
实际上更像是平静地落荒而逃。
 
 
 
 






【HE】
身后的教堂中突然传出惊呼,马尔福转过身。他看见哈利奔来,阳光从头顶洒下,真的就像个救世主。

实际上只是个普通男孩而已。

“马尔福别走,我有话对你说。”

什么话不能等气喘匀了再说啊,我这不是站住了么。啧,上不得台面的有勇无谋的格兰芬多莽夫。

哈利诧异地看着马尔福用魔杖指着自己的脸。
“清洁一新。什么事,波特?说吧。”

幸好他没躲开。
德拉科微不可查地笑起来。

刚张开嘴想说什么的波特怔住了。
然后他的表情明显变得懊恼起来。
“哦...该死的……阿斯托利亚...哦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我们不会结婚了。”
“嗯?”
“既然你已经像个奔向食槽的猪一样跑出来了。”
“嗯...?......”

波特的表情好像是在纠结应该高兴还是应该生气。

显然他一团乱麻的脑子已经不能正常运作了,更何况对面还有一个站在阳光中的,微笑着望着他的,马尔福。

属于他的马尔福。


吃错药

时间线三强争霸赛舞会前夕

蛮久没看原著了可能对不上大家多包涵

逻辑情节生硬大家也包含下啦~

ooc什么的必须有

无脑文

轻喷多谢🙏









【哈利·波特】【某节魔药课】
“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三强争霸赛都要开始了我们还要上油头的魔药课!”
“是啊....什么不能把学习落下谁有心情上什么课啊……诶你觉得谁会获胜?”
“五个纳特赌哈利!他可是救世主呢!区区三强争霸自然是小菜...”
格兰芬多们的窃窃私语被教室门打开再重重关上的声音打断,教室瞬间鸦雀无声。

哈利从没有如此感激斯内普的出现...天知道他是如何熬过这些天...无论是走到哪都有人议论纷纷,迷妹脸大喊加油的女生更是让人吃不消...如果他真的能顺利在比赛中活下来的话可能这些事情会更让人兴奋些...更别提罗恩冷冰冰的态度...如果和马尔福同桌吃饭能换来和罗恩和好如初……哦马尔福...最让他心烦的就是这个马尔福...梅林的袜子知道他他妈的到底吃错什么药...

“波特!”
“...是的先生?”哦好吧不讨人厌的斯内普?不存在的...
“重复我刚刚所说的话。”
“对不起先生..我不知道...”好的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我彻底像个傻子了。

哈利看向坐在教室另一边的斯莱特林们,马尔福坐在一群大笑的斯莱特林里安静如鸡,埋头于魔药课本。
奇怪的是马尔福尴尬中透着尴尬的状态居然让哈利感觉稍微好了一点...

“波特,如果你那比巨怪强不了太多的脑子和普通人的运作机制没差太多的话,我应该提醒你一直盯着马尔福先生对于提高你的魔药制作水平没有半点用处,坐下,格兰芬多扣五分。”
好吧梅林保佑斯内普,现在有一半的格兰芬多都忍不住笑起来了。
马尔福...马尔福依然是一副沉迷课本的样子。

“马尔福,你来回答刚刚我提出的问题。”嗬,让我们期待斯内普的得意门生的优秀表现。
马尔福站起来,哈利幸灾乐祸地在他眼中看到努力掩饰的慌乱,“我,我不知,知道,先,生。”看啊好学生马尔福的脸都红到脖子根了。
“坐下。注意认真听讲。”现在轮到格兰芬多哄堂大笑了,但不包括哈利。烦心事太多,压得他嘴角翘不起来。

哈利听到旁边西莫和迪安小声谈论马尔福突如其来的结巴,这使他又想起马尔福今天早上的结结巴巴的类似邀约的话语和尴尬脸红的表情以及匆忙的落荒而逃……
天杀的马尔福到底咋回事!还有我为什么这么在意!

哈利烦躁地挠头,一根黑发不小心掉进坩锅,正在配置的药剂直接从银色变为暗淡无光的铁灰色,路过的斯内普轻描淡写地扣了格兰芬多5分,扔下一句“我想伟大救世主的毛发还不至于成为适合配置各种魔药的珍贵材料吧。” 哈利气得差点把坩锅砸了。
旁边赫敏不赞成地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但是最后又决定闭嘴。
哈利漫不经心地搅拌坩锅里的不明液体一边想懂得什么时候该闭嘴,这真是赫敏讨人喜欢的特点之一。此时他注意到赫敏又张嘴想说什么 “哦赫敏不要再让我冷静了行嘛!你根本不知道做到这点有多难!”
“...哈利,我只是想告诉你,是顺时针搅拌..不是逆时针。”
路过的斯内普又给格兰芬多扣了5分,这回连嘲讽都懒得给了。

下课铃响起的时候哈利决定好像已经过了一个世纪,哈利心不在焉地清干净破抹布颜色的药剂,收拾东西离开教室,余光看到赫敏匆忙跟上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哈利?你看起来状态更差了!发生什么了?”

看着好友关切的眼神,哈利妥协般地叹口气 “今天早上,你和那个笨蛋罗恩离开餐厅之后,马尔福..”深吸一口气“马尔福想让我、邀请他、去三强争霸赛、舞会。”
赫敏勉强保持冷静 “...哈利,恐怕他只是挑衅而已,你没必要这么当真。”

哦梅林,但愿如此...马尔福在礼堂外截住他的时候鼻孔朝天的傲慢态度看起来确实是挑衅专用,说的话也还算在正常范围,如果不算上一开口就结巴以及瞬间通红的脸色的话。
“波...波特,如果你,你那臭哄哄,哄的袍,袍子让姑,娘对,对你避之,不,不及的话你,你可以跪,跪下来求,我当,当你的舞,舞伴我,说说不...”
醒悟到再努力也没法流畅说话的马尔福可以说是气急败坏地逃走了,扔下半句没说的话。
...马尔福到底是个什么鬼玩意儿!


【德拉科·马尔福】【斯莱特林地窖】
德拉科对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毫无头绪。
他不过是想普通挑衅一下傻宝宝波特!谁知道事情怎么变成这样!
今天真是太糟糕了!糟糕透顶!
气得脸色苍白的德拉科狠狠捶了一下沙发扶手,坐在旁边的潘西看了他一眼。
...等等。

“潘西。”诶??声音恢复正常了??
“嗯?”涂着酒红色甲油的修长手指翻过一页杂志。
“你今天有点不太正常。”

“说起来不正常,恐怕没人比得过你,德拉科。”潘西眼皮都没抬。
该死的斯莱特林式傲慢。“...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不然呢。”又翻过一页。

“...今天早上我嘲笑波特的时候...好吧好吧别那样看我,嘲笑波特失败!行了吧!那时候你什么都没说。”

“除了讽刺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亲爱的德拉科。如果受讽刺让你感到愉悦的话应该早点告诉我,我会尽我所能满足你的。”潘西假笑一下,目光再次回到杂志。

德拉科:“......”
烦躁使他忽视了潘西翻页的速度——太快了没人能这么快看完一页杂志。

【时间回到两小时前】
【潘西·帕金森】【礼堂餐桌边】
潘西戳这盘子里的土豆泥,对德拉科嘲讽波特的新计划没什么兴趣。

德拉科对他这个宿敌还真是上心呢。就为了看一眼波特涨红的脸连早餐都不专心吃,最爱的苹果汁也只喝了一口而已。

德拉科明明够聪明,可是一旦碰上波特就显得像个傻子。潘西暗自撇嘴。什么不如邀请我参加舞会,谁会拿这种奇葩话去挑衅宿敌啊,砌。

诶等等?刚刚是有什么东西掉进了德拉科的杯子里?么?
潘西惊讶地抬眼看,正好和韦斯莱双胞胎对视,双胞胎显然也是惊了一下,两人对视一眼,动作一致地举起右手食指竖在嘴唇前。
“嘘——”

视线移回苹果汁,药丸状的物体已经完全溶解消失不见了。
苍白的手突然拿起杯子,潘西阻止的话没来得及说出口德拉科已经喝下一大口苹果汁...
呃.....

红毛双胞胎仍然保持“嘘”的动作,只是嘴角带上了坏笑。
罢了罢了喝了都喝了现在再说什么也没用了,那两个红毛都不是坏人,大概只是普通恶作剧而已……一定不能让德拉科知道自己看见了什么。一定。

【乔治·韦斯莱&弗雷德·韦斯莱】【格兰芬多餐桌旁】(心电感应交流)
乔治:“带了么?”
弗雷德:“带了。我办事你还不放心?”
乔治:“不能更放心。挑谁?”
弗雷德:“白鼬。”
乔治:“好的老板。”
弗雷德:“可以了戏精,昨天晚上不是商量好了吗,演什么演,快动手。”
乔治:“好的老板。”
弗雷德:“啧。过了这么久你悬浮咒还是不行?羽迦迪姆,勒维奥萨。”

乔治看着药丸暗搓搓飘到不认真吃早饭的斯莱特林们那里“也不是不行,就是懒得掏魔杖...诶诶弗雷德!我们好像被母狮子狗发现了!”
弗雷德:.......
乔治:.......
弗雷德&乔治:嘘——
弗雷德:“药丸还有吗?”
乔治:“...新品试用,仅此一粒。”
弗雷德:“其他的呢???”
乔治:“给罗恩了...行了别装傻了咱俩一起给的。”
弗雷德:“....我只是想让自己彻底死心。”
乔治:“..........诶诶他喝了母狮子狗没拦他!”
弗雷德:“难道是我们太帅迷住了她?”
乔治:“...我觉得她是没来得及拦。”
双胞胎桌下击掌。
弗雷德:“五分钟后。”
乔治:“看好戏咯。”
弗雷德:“他站起来了!
乔治:“走走走!”
十分钟后,缩墙根的俩人对视
“有意思~~”

【因为和主角闹矛盾一直没出现的罗恩·韦斯莱】
弗雷德和乔治最近又在鬼鬼祟祟地捣鼓什么东西...我居然还傻fufu地吃了他俩给的糖!
之后结巴了一个小时。
纳威被我带的也结巴了。
操。

【三强争霸赛舞会】
哈利·波特和德拉科·马尔福手拉手进入舞池,两人脸上都带着希望这是一场噩梦快醒来快醒来的表情,而且看起来都非常想甩开对方的手好好吐一场。
观众哗然。
一些姑娘尖叫起来。
潘西略鄙夷地看着旁边好像快晕倒的斯莱特林姑娘,但是嘴边微妙的有笑容。
罗恩目瞪口呆地看着赫敏。
赫敏站在克鲁姆旁边,表情明确地表示无fuck说。
“哦,两位年轻的男士。”邓布利多欢快地说,“这还是史上第一次,祝你们玩的愉快!”
欢呼声更响了。
哈利和德拉科用看鼻涕虫的嫌弃目光瞪着对方,手没松开。
然后他俩开始一起僵硬地跳起男步...

“我现在觉得自己跳都比和你一起出丑好,不不不我宁愿去死。”哈利窘迫地小声说,虽然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观众的喧哗声完全可以盖住他们以任何音量进行的谈话。

“彼此彼此,波特。我想我有责任提醒你,如果不是救世主大人把邀请舞伴的任务一拖再拖,我是完全没必要和你一起在这里像傻子一样乱晃。”德拉科翻个白眼。淡粉的脸颊出卖了他努力掩饰的尴尬。

“哦,你可别忘了,是谁先提出要和我一起参加舞会的!可怜巴巴的样子,谁愿意拒绝那样的小白鼬!”

“....波特!我说过多少次了!那只是嘲讽!是挑衅!除了脑子里装满巨怪鼻涕的傻X以为我不知道还有谁会当真!”

“哦~是吗?那你告诉我!谁会!在挑衅的时候!结结巴巴!还红着脸!哪个傻X!”

“.....我不管,反正最后是你来求我!陪你参加舞会的!”

“...那只是因为其他姑娘都被约走了好嘛!如果有选择我怎么可能会和你跳舞!更何况要不是因为你提起来,我怎么可能会想到和你一起!”

“哦够了波特!我说过了!嘲讽!你懂这个词吗?嘲讽!!”

“哦,那你完全可以拒绝我,既然只是嘲、讽的话!”

“谁知道我答应了你就真会梗着脖子和我跳啊!我只不过不想示弱而已啊!格兰芬多的勇(sha)往(bu)直(leng)前(deng)还真是体现在各个方面啊!”

“那我看你们一直鼓吹的斯莱特林式明哲保身的智慧在你身上也没有半点体现!”
...........

舞池中所有的伴侣经过这一对的时候都会戏谑地给个眼神,毕竟........
他俩吵得虽然厉害,却好像从头到尾没想过换舞伴。

乔治&弗雷德击掌。




斯内普:m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