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桐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无疾而终

刚刚忘了说的
ooc
无逻辑
...我对不起金妮....

然后我又添了结尾....
这回是真的有结尾了!
虽然可能大家也不很在意啦~
----—------------------------------------

【哈利】
哈利·波特站在牧师身旁看着他的新娘向他走来。
 
一步、两步、三步。
 
阳光透过教堂彩色的玻璃投射到地上,投射到新娘的白色婚纱上。
 
他看到他的新娘,美丽的红发姑娘,圣洁的白纱将她映衬得熠熠生光。她看着他,热烈的目光中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和真诚的爱意。过去的苦难悲伤没有那么轻易地消散,她的脸上带着憔悴,但奇妙的是这越发使她显得顾盼生辉,那是不可忽视的,坚强的美。

他看到瘦高的红发男孩,他最好的哥们儿用目光祝福他和自己的妹妹。你到底没让我失望,他用目光诉说。

他看到善良的矮胖红发夫人喜极而泣,她的丈夫一边小声安慰一边带着愉悦而稍显尴尬的笑容看着自己。

他看到笨拙但让人感到安心的男孩和身旁看起来好似时时刻刻神游天外的金发女孩开心地说着什么,他已经不再炸掉坩锅了,但他还是那个自己所熟知的朋友。

这是最好的决定。哈利反复告诉自己,每个人都需要这样的一场哈利·波特和金妮·韦斯莱的婚礼来冲淡大战后失去亲人朋友的悲哀。每个人都会为此感到开心,救世主哈利·波特一切都结束后和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自己的前女友复合,低调地在麻瓜教堂举行婚礼,从此过上幸福平静的生活。他反复说服自己,努力不看褐发女巫显得担忧的眼神。
 
“哈利,你不开心。”前一晚的单身派对上,赫敏对着脸上反射五颜六色灯光的哈利说。

“哦,怎么会,我...我很开心,赫敏。我想就算是以高智商著称的格兰杰小姐也会有判断失误的时候,哈哈”

显然想用干笑和拙劣的玩笑话做所谓的掩饰实在不切实际,赫敏眼中的担忧更深了 “哈利,我想也许我们可以考虑婚礼延期,和金妮商量一下,她一定会...”

“不用,不。”哈,这次敏锐的赫敏也猜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啊。这和婚礼延期没关系。和延期没关系。
 “我去下洗手间。”哈利起身离开,故意忽视了赫敏的欲言又止。

哈利靠在隔间的墙上,安静地叹气。他和整个单身派对的气氛格格不入,更别提他其实是派对主角这事儿。这一点都不格兰芬多,但是没办法。
 
他想着走出法庭的马尔福。淡金色的发丝反射炫目的阳光。他垂着眼帘轻声说:谢谢。脊背依旧是挺直的,头颅却微微低垂。

之后是静默。哈利觉得自己应该说什么,但是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无论是作为小打小闹,互相看不惯的宿敌,还是后来分属不同阵营,中间隔着家仇国恨的救世主和食死徒。

即使是作为他的辩护人刚刚救了他,马尔福看起来并不很在意。

哈利突然想念让人厌烦的傲慢语调,鼻孔朝天目光向下的欠揍表情,平整的没有一丝褶皱的高级面料巫师袍,以及...
执山楂木搅拌魔药的修长手指,把纸鹤吹来时微微下垂的金色睫毛,切割煎过头的牛排的牛排时嫌弃皱起的鼻子,清澈的灰蓝色眼睛。
 
 
他在想马尔福。
这不是一个快要结婚的格兰芬多应该做的事。
但是控制不了。
没法控制。
 
 
“我将和金妮韦斯莱结婚,三天后。”这句话大概不是个好的选择,他看到马尔福僵了僵,继而微微抬头“那么恭喜。”
“我准备离开英国,和阿斯托利亚一起。”
“那么多保重。”
“你也。”
 
牧师有双灰蓝色的眼睛,令人不愉快的巧合。
他看着那双眼睛“我愿意。”
 
 
【德拉科】
德拉科站在教堂门外听着管风琴奏响。
教堂尽头的波特看起来很开心,猜的。

那么远,谁能看清。
看不清也知道他那头黑毛估计还是支棱得东倒西歪。
泥巴种有没有设法把他那总是脏兮兮的镜片清理干净呢。
 
又关我什么事。
 
一直以来他们的距离不曾缩进半分。

傻宝宝波特也要结婚了啊。和韦斯莱家的红发小妞。
终于要过上他梦寐以求的被红发穷鬼包围的生活了。
那么就...祝他幸福吧。
 
德拉科听到掌声,不是特别响,波特和韦斯莱大概只邀请了亲人和朋友,还不包括波特的亲人。但是还是开心的掌声,其中夹杂着也许是剩下的那个红毛双胞胎之一发出的口哨声。
 
啧,噪音。

他们应该是交换了戒指,然后吻在了一起。
有韦斯莱的庆典格调不会太高。啧。
 
德拉科转身离开了。
 
实际上更像是平静地落荒而逃。
 
 
 
 






【HE】
身后的教堂中突然传出惊呼,马尔福转过身。他看见哈利奔来,阳光从头顶洒下,真的就像个救世主。

实际上只是个普通男孩而已。

“马尔福别走,我有话对你说。”

什么话不能等气喘匀了再说啊,我这不是站住了么。啧,上不得台面的有勇无谋的格兰芬多莽夫。

哈利诧异地看着马尔福用魔杖指着自己的脸。
“清洁一新。什么事,波特?说吧。”

幸好他没躲开。
德拉科微不可查地笑起来。

刚张开嘴想说什么的波特怔住了。
然后他的表情明显变得懊恼起来。
“哦...该死的……阿斯托利亚...哦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我们不会结婚了。”
“嗯?”
“既然你已经像个奔向食槽的猪一样跑出来了。”
“嗯...?......”

波特的表情好像是在纠结应该高兴还是应该生气。

显然他一团乱麻的脑子已经不能正常运作了,更何况对面还有一个站在阳光中的,微笑着望着他的,马尔福。

属于他的马尔福。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