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桐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一首歌的时间

周董给的脑洞
无厘头
ooc





“波特!”熟悉的烦人的音色在身后响起。
烦人精德拉科·马尔福,一天不找麻烦浑身不得劲。
哈利·波特叹了口气,皱眉头转身看着缓缓走来的德拉科·马尔福。
阳光很好,映在浅金头发少年的眼中就像映在微微波动的清澈湖底。空气中有静静飞舞的稀疏灰尘。
但是哈利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正在紧张地思索所有可能被马尔福拿来嘲讽自己的方方面面,然后设法找出对策狠狠怼回去。
今天早上起的略晚,头发没梳...不过鉴于这个星期马尔福已经以鸟类家暴现场般的鸟窝、在巨怪理发店里设计的最流行发型等天马行空的比喻嘲讽了他四次,哈利认为他短时间内还创造不出来新的足够新颖又有冲击力的说法。
哈利低头看看自己的袍子,呃...领子歪着的,赶紧扯扯...但是衣服上的皱褶恐怕是真的没辙...该死的马尔福衣服总是平整的像新的一样,头发也总是整整齐齐还金闪闪的...也许借此挖苦他娘兮兮的像个姑娘是个好主意...
鞋...有点脏....从禁林回来后还没洗....有几块明显的泥污....哈利想象马尔福尖酸的语气:波特,你那鞋上粘的是臭大粪还是别的什么?嗯?

五分钟后。
预期的尖酸刻薄仍没出现,难道今天的嘲讽规划就是看着死对头愣愣地犯够五分钟的傻?从互相抛毁容恶咒的脑补中回过神来的哈利诧异地看着仍然站在五步之外的马尔福。
五分钟了,这人不仅一句话没说,连地方都没挪。
而且表情僵硬,连眼珠都不转,活像被施了石化咒。
搞什么幺蛾子。
哈利仔细思索了一下自己到底有没有真的在臆想地时候“不小心”使出什么咒语,确认后他莫名其妙地扫了眼扎根似的马尔福,准备转身走开。谁那么闲,陪马大少爷站这儿晒太阳,他还要去上课呢。
然后就听见身后又一句“别走!”
???不说话还不让人走了?今天的马尔福是有病还是吃错药了!哈利烦躁地闹了挠杂草一样的头发,突然有点怀念平时烦死人不偿命的傲慢大垃圾马尔福。
“神经病马尔福有病滚去医疗翼少来烦我!”
头也没回地喊完这一句哈利才觉得心里舒服了点,赶紧迈着大步脱离格外智障的马尔福的势力范围。
显然还是不够快,背后吼出一句“请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路过的低年级拉文克劳吓掉了怀里抱着的书,抖着手捡了三次后赶紧贴着墙根溜了。他那表情显然表明如果第四次再捡不起来就算书不要了也要赶紧走人,尤其是发现救世主和斯莱特林头目都略带狰狞表情盯着他的时候。

然后他俩互相对瞪。
哈利:“.....哦。”这货什么新套路。应该提防,但是脑子已经不转圈了。
马尔福:“.....啊?”
哈利:“.....”多半是傻了,不用提防。“咳,你刚刚说要唱歌。”
马尔福表情有一瞬间空白。
然后他轻启朱唇,

唱起来【韦斯莱是我们的王】。

确诊:神经病。治疗方案:没治了,滚回家,越快越好谢谢。
哈利气呼呼地翻个白眼“滚远点马尔福!”重新把书包甩到背上果断地扭头走人,没理背后有点着急的 “诶!诶!”的叫唤声。和这白痴一起站在走廊里将近十分钟绝对能在他干过的傻事里排到前十。X嘴里吐不出象牙,他马尔福嘴里没吐过一句好话。X改不了吃X,他马尔福一天不找格兰芬多的事简直比太阳从北边升起还稀奇。

“出来吧,潘西,还想躲到什么时候。”
德拉科看着走过拐角的显然是没可能再回来的瘦削背影,尽量平静地说。
不太成功,他没法控制自己的脸不发红。
转过头毫不意外地看到笑得说不出话的潘西和扶着墙笑道颤抖的扎比尼从转角走出来。

德拉科看着他俩笑了五分钟。
跟五分钟过不去了今天。

一个格兰芬多过去了。
估计明天斯莱特林全疯了的传闻就得遍布整个霍格沃茨。

“笑够没。”德拉科努力端架子。
“没。”潘西挺诚实,旁边扎比尼恐怕还得再缓缓才能重新获得说话的能力。

“德拉科,你刚刚是在干嘛。”
“别不说话嘛,我们可是你最好的朋友,来,告诉我你是咋想的。”然后两人爆发出新一轮的大笑。
能不能完了!

“行了行了行了!听不听!”德拉科刚刚缓解一点的尴尬又冉冉升起,至于不至于! 笑这么长时间不缺氧吗!
德拉科清清嗓子 “其实我...呃....”
“喜欢波特,对吧?行了德拉科别那样瞪着我。”潘西不耐烦地撩了一下头发“你表现得已经足够明显了好吗!恐怕整个霍格沃茨只有波特那个一根筋和他旁边那个双商堪忧的红毛鼹鼠没发现了。”察觉到德拉科眼神变得惊恐,潘西叹口气,不情不愿地说“好了好了这只是个夸张手法!夸张!好吗!梅林的胡子拜托了德拉科你能不能正常一点!”
“所以我刚刚是不是...搞砸了?”
“梅林!德拉科!你就没有点自知之明么!你去问问波特!问问他认为你刚刚到底在干嘛!你居然还好意思问啊!我就没见过这么引战的告白方式好吗!”潘西叹了口气,“德拉科,你出门没带脑子的么?”
“........扎比尼,你上次不是说告白的时候要选一个浪漫一点的开场白..别笑了!”
扎比尼差点憋得背过气去“德拉科,我实在想不通,你的开场白, 和浪漫,以及告白,哪有一丁点联系。顺便,在我和低年级小朋友们传授经验的时候你装作挺认真地读书其实听得一字不落?”
“.........”
“那么尊敬的马尔福先生,请你告诉我,我什么时候教过我的徒弟们向格兰芬多的救世主告白的时候,唱一曲动人心弦的【韦斯莱是我们的王】事半功倍?德拉科,你脑子进水了吗?嗯?”
德拉科好像刚回过神来“...一首歌的时间!那只是个比喻!来自东方的浪漫说法!我又不是真的要唱歌!波特那个四分之一巨怪血统的白痴用那双该死的腌蛤蟆一样的绿眼睛盯着我搞得我脑子空白!然后他让我唱歌!我只能想起来那首歌!该死的梅林的袜子!为什么就想不起来唱别的歌!该死的!”
“好啦德拉科,我想你也不必过于懊丧”潘西温和地说“毕竟以你几乎为零的歌唱天赋和让人感到懊恼的对音准的把握程度,无论唱什么歌波特都会认为你在挑衅。”
“......”

今天的德拉科·马尔福也在不懈地研究如何让波特接受自己的告白。

今天的救世主也在毫不气馁的研究马尔福到底在搞什么鬼。





评论(2)

热度(24)